正文内容


央行开盘前“降准”有何深意?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

admin 于 2019-05-05 20:41 发布在 网易新闻app-NBA  |  点击数:

  4月1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运用货币政策工具,扩大再贷款、再贴现等工具规模,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针对融资难融资贵主要集中在民营和小微企业的问题,要将释放的增量资金用于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一方面,降准释放资金有助于对冲5月税期对流动性的扰动,提升流动性稳定性,释放的低成本长期限资金也有望从边际上降低金融机构资金成本,从而带动货币债券市场利率和贷款利率的下行。

  短期看,降准释放资金有助于对冲5月中旬税期扰动,稳定流动性预期;长期看,此类政策可促进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巩固宏观经济企稳向好运行的微观基础,稳定基本面预期;总体上将有助于稳定金融市场情绪。

  受消息面和“降准”消息刺激,债券市场大举反弹,10年期国债期货开盘上涨0.41%,截至午盘上涨0.26%;银行间债券市场上,长期限利率债收益率大幅下行4-5个基点。

  6日开盘前,央行宣布,决定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在岸人民币对美元一度下跌将近1%,后稍稍反弹。截至12:30,在岸人民币最新报6.7832元,跌466个基点,跌幅为0.69%;离岸人民币一度下跌1.29%,最新报6.7987元,跌643个基点或0.95%。

  在央行两度辟谣之后,新一次定向降准落地了。

  存款准备金率差异料更加明显

  在降准消息的刺激下,银行股异动拉升,青农商行冲击涨停,青岛银行、紫金银行、西安银行、郑州银行等亦有抬头迹象,一度带动股指跌幅有所收窄。截至午盘,沪指下跌159.69点,报2918.65点,跌幅高达5.19%。在中信一级行业中,银行板块跌幅最小。

  非一般的“降准”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此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符合预期。准备金率调整顺应了发展中小微业务的需要,是为了中小机构稳定的获得中长期资金,对其进行进一步支持。

  此降准非彼降准。业内人士表示,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降准或定向降准,本质上是准备金率政策简化并档,适度扩大享受最优惠法定准备金率的机构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并档降准”落地,三档准备金框架形成。周冠南表示,在之前的准备金框架中,除农发行和非银存款类机构之外,其他银行类机构基准档存款准备金分为四个档次。其中,县域农商行基准档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为11%,此次并档降准即针对此档机构,降低其中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县域农商行”法准率到农信社基准档标准,实现县域农商行和农信社法准率的统一,也即合并第三档和第四档,形成三档准备金框架。

  市场人士认为,消息面反复对短期市场走势造成较大影响,但金融资产价格走势终究要回归基本面。开年以来,经济企稳向好迹象增多,加上支持中小企业、民营企业的各类政策举措不断出台,经济增长的微观基础得以夯实,经济有望继续保持向好态势,从而可对资产价格起到一定的支撑作用。

  连平表示,未来大型、中型、小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差异会更加明显,会形成制度化。比如,未来在哪种情况下,小型金融机构可以适用更低的准备金率。具体操作方式、有关波动的空间,可能在未来的政策框架里比较明确一些。

  银行股异动拉升,青农商行冲击涨停,青岛银行、紫金银行、西安银行、郑州银行等亦有抬头迹象,一度带动股指跌幅有所收窄。截至午盘,沪指下跌159.69点,报2918.65点,跌幅高达5.19%。在中信一级行业中,银行板块跌幅最小。

  6日早间,金融市场出现较大波动。上证综指一度下跌超过4%,在央行对部分中小银行降准消息公布之后,银行股出现异动拉升,股指跌幅有所收窄。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降准也有助于农商行回归本地、回归本源。2018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提出,推动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业务逐步回归本源。

  具体看,大型商业银行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和邮政储蓄银行6家。中小型商业银行主要包括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民营银行和外资银行。县域农村金融机构主要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和村镇银行。

  未来大、中、小型银行

  业内专家表示,当前经济目标在发生变化,市场需求也在发生变化。同时,银行也越来越多元化,大中小银行的服务对象和业务并不一样。现实需求需要进行分类管理,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是将现有的临时性措施稳定下来,形成独立的制度安排,进而让不同类别的银行对政策有一个确定性期待。

  从流动性角度看,华创固收周冠南表示,中长期流动性缺口具有刚性,“降准”和MLF操作是投放基础货币的主要方式。短期来看,5月份1560亿元MLF到期,政府存款集中收入,定向降准2800亿元流动性释放不能完全对冲5月资金缺口,流动性压力不大但缺口仍在;长期来看,按照9%的一般存款同比增速估计,全年一般存款增长造成的法准缺口在1万亿元以上,同时年内尚有3万多亿元MLF未到期。故中长期流动性的投放具有一定刚性,无论是降准还是MLF/TMLF,中长期流动性投放工具的使用始终存在必要。

  “目前中小型商业银行准备金率基准11.5%,较大型银行低2个百分点,较低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体现了对中小银行的政策持续倾斜。”华泰证券分析师沈娟表示,中小银行本就是民企和小微业务的主力军,具有合理控制投放节奏、有效控制信用风险的能力。

  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目前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的基准档次大体可分为三档,即大型商业银行为13.5%、中小型商业银行为11.5%、县域农村金融机构为8%。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表示,此次降准为真正意义上的定向降准。定向降准进而实行差别化的存款准备金率,有助于推动中小农商行稳健发展,推动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体系形成,进而更好地服务民营和小微企业。

  而这两方面的积极影响有利于金融市场稳定运行。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此前表示:“去年以来,人民银行五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一共3.5个百分点,这个力度是比较大的。经过一段时间的降低,现在的存款准备金率将来会逐步向三档比较清晰的框架来完成目标。也就是说,大型银行为一档,中型银行为第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村信用社、农商行为最低的一档。现在在逐步简化,使得存款准备金率有更加清晰透明的框架。”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降准或定向降准,本质上是准备金率政策简化并档,适度扩大享受最优惠法定准备金率的机构范围,不应简单地理解为货币政策放松,更不是“大水漫灌”。

  董希淼强调,对主要服务县域的农商行进行定向降准,有助于引导和鼓励农商行扎根本地,发挥地缘、人缘、亲缘等优势,更好地服务小微企业和“三农”经济。

  银行股异动拉升

  央行宣布,决定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该档次目前为8%。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中国人民银行日前公布的2019年规章制定工作计划中显示,将制定准备金管理办法。

责任编辑:张文

  另一方面,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进一步丰富了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政策举措,有利于缓解“融资难、融资贵”,从而巩固宏观经济企稳向好运行的微观基础,稳定经济基本面预期。

  市场人士认为,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虽然不能理解为货币政策放松,但在消息面引发市场出现较大波动的当下,此项政策或有助于稳定金融市场情绪。